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我的藏书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9月14日

  从小爱看课外书。记忆中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看长篇小说了,当时字都认不全,更别说理解领会作者的创作意图了,感兴趣的只是故事情节。现在痴爱淘书藏书,以文学作品为主,主要是长篇小说和人物传记,且长篇小说的收藏基本已成规模。大体分以下几个系列:

  一是建国后十七年的作品,主要是文革时“认定”的六十余部 “毒草小说”,现已完全淘得珍藏。其中李建彤的《刘志丹》(一共四册,包括工人出版社出版的上卷和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一、二、三卷)、张雷的《山河志》、司马文森的《风雨桐江》、古立高的《屹立的群峰》最为难淘,也是花了大价钱的。

  二是文革十年(1966年6月至1976年10月)的文学作品,有百余部之多,其中以人民文学出版社、上海人民出版社、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为代表,大概已经全部集齐,且基本上是一版一印的。文革小说的收藏,是图书收藏界的一大热点,也是一大难点。

  三是改革开放以来所有的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(共九届,43部),包括山东作协主席张炜创作的十卷本长篇之最《你在高原》,以及熊召政的四卷本历史小说《张居正》、徐兴业的四卷本历史小说《金瓯缺》。

  四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“新中国60年长篇小说典藏”,包括铁凝的《笨花》、梁晓声的《雪城》、蒋子龙的《农民帝国》等等。

  五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“中国当代长篇小说藏本”,包括杨沫的《青春之歌》、丁玲的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、周立波的《暴风骤雨》、柳青的《创业史》等等。

  六是国学作品、外国文学作品等。

  另外,明清小说代表作、民国作家代表作以及多位当代著名作家贾平凹、余华、李佩甫、王跃文、麦家等人的长篇作品也均已全部购得。据不完全总计,现已收藏大约有千余册之多。环顾简陋的书房,除一桌一椅一电脑之外,全部是书橱书架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我现已收藏了党的八大至十八大共十一届的文件汇编,尤其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编、人民出版社1957年2月出版的《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文献》,弥足珍贵(据了解,党的七大是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在延安杨家岭召开的,包括七大以前的七次全会都没有公开发表文件汇编)。还收藏了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8月出版的鲁迅的文集单行本共24本,淘购的时间长达数年,实属不易。

  藏书的乐趣在于淘。闲暇之时,光顾流连于旧书摊、旧书店,随意翻阅寻觅,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惊喜,那种心境,只有爱书之人才能体会得到。漫步街头,只要有旧书摊闯入眼帘,便会情不自禁地围着书摊转来转去,在众多书本中翻找,一旦有所收获,便会乐不可支。

  淘书的过程有其无尽的乐趣,可以增加阅历,陶冶情操,丰富人生。我所买的每一本书里都留有我淘书的故事,没事的时候,置身书房,随意抽出一本,想想当初淘这本书时的过程,心里总会油然升起一分不可言表的愉悦,自得其乐。

  北宋皇帝赵恒有一首著名的《劝学诗》,说尽了读书的万般好处:“富家不用买良田,书中自有千锺粟;安居不用架高堂,书中自有黄金屋;出门莫恨无人随,书中车马多如簇;娶妻莫恨无良媒,书中自有颜如玉;男儿若遂平生志,六经勤向窗前读。”

关闭
版权所有: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昌润路23号 电话:0635-8434838 邮编:252000